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湖北直供电试点改革遭遇电厂压力中心

2018-11-05 10:08:45

湖北直供电试点改革遭遇电厂压力_()中心

直供电困局

编者按:在湖北直供电试点改革中,地方政府、用电企业、发电厂、电四方利益主体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寻求自身利益的化,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由于相关法规、制度以及试点改革方案的不完善,由于新成立的电监会职能的缺位,使得各方的争夺成为一场既没有游戏规则又没有裁判的博弈。无法推进、电监会叫而不停、不了了之等等现象,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但无论如何,作为全国由省政府批准进行直供试点的省份,湖北试点的尝试,其经验和教训,都将为国家电力改革提供经验积累。

随着三峡大坝一日高似一日的蓄水,国内电力市场的格局注定将被深刻改变。

湖北电力直供不过是其中之一。

“对于湖北电力直供试点的过程,我并不了解,”朱英伟说,“不是企业不想推动电力体制改革,而是其中牵涉到计划经济下的一些因素,企业没有办法。”朱英伟是宜都东阳光化成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都化成箔)总经理。

这是5月30日,湖北宜昌。

3月21日,湖北省政府就该省经贸委、省物价局《关于在我省开展发电企业向用电大户直接供电试点的请示》(以下简称《请示》)作出鄂政办【2003】30号批复,同意启动湖北省直供电试点。

湖北由此成为全国由省政府批准进行直供电试点的省份。

批试点企业有3家,宜都化成箔就是其中之一,其余两家是阳新鸿骏铝业、宜昌长江铝业。

而据当时在场的一位人士透露,今年3月,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简称电监会)副主席邵秉仁到湖北听取了相关部门关于电力直供试点的情况汇报后,曾明确表示,对没有得到国家批准的电力直供试点,电监会将一律叫停。

4月17-18日,电监会4位专门调查组成员前往湖北省就该事件进行调研。

5月29日,湖北省经贸委的相关人士向透露,即使电监会叫停,湖北的电力直供试点还是肯定要走下去,“并没有明文规定试点必须经过那一级政府部门批准”。

湖北省政府执意而为,一次电力直供试点似乎注定要演变成一场悬念迭出的博弈故事。

宜都化成箔项目

朱英伟似乎没有欲望去深入了解电力直供试点的经过,虽然这和他的企业利益息息相关。“我只关心结果,不关心过程。”朱坦率地说。

朱英伟要的结果是电费达到0.25元/千瓦时。而按照目前湖北省直供电试点的方案,电力上价0.20元/千瓦时,过价0.10元/千瓦时,终的到户电价是0.30元/千瓦时。而按照目录电价,国家对此类高耗能企业的到户电价为0.39元/千瓦时。

但是,目前宜都化成箔却是按照0.25元/千瓦时交电费,剩余的差额全部由地方财政补贴。

当地政府如此作为,是出于当初招商时的承诺,也由于企业施加的压力。

宜都化成箔是两年前落户宜都的。在此之前该企业曾经在四川、贵州等地考察,寻找有利的投资点,但均因电价等未能选中。化成箔是高耗能企业,据称其电价占到了生产成本的50%以上。终选择湖北,就因这个长江边的省份是一个电力大省,而且他们预计,在3-5年内电价必定下调。

“在国外,水电资源丰富的城市一般电价都比其他城市低10%左右,”朱英伟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那怕每度电便宜一分钱,对我们来说,一年下来就是几百万。”

到目前为止,宜都化成箔在宜都的投资已经达到2亿元左右,拥有34条生产线,今年预计用电需求达2亿千瓦时。据悉,他们正计划在今年把生产线扩展到54条,终扩展到100条生产线,投资将达到10亿元。“我们增资的速度取决于电价,如果电价不理想,只能减缓投资速度。”朱英伟说。

这对宜都地方政府来说肯定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宜都是宜昌市下属的县级市,全市人口38万,去年财政收入2.2亿元。而仅宜都化成箔一家去年上缴的利税就达到6000万元。它是否增资对地方财政无疑将产生极大影响。

事实上,在这次直供电试点中,宜都政府似乎比企业还着急。据了解,从去年10月份开始,宜都就为将宜都化成箔落实为电力直供试点企业而积极奔走。有关人士透露,今年年初,宜都市政府办一位负责工业的副主任,甚至受命到湖北省经贸委“汇报”了整整一个月的工作。

众意难平

“直供电试点应该是一种政府监管下的市场行为,现在我们在具体操作中也只能是尽力协调,”6月2日,湖北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肖创英说,“但是电厂也要算帐,直供的上电价一定会体现市场规律,实在采购不到电量我们也没有办法,电力公司管不了电厂。”

对于湖北省的直供电试点,参与各方都很积极,但是在操作中却又都感到困难重重,众意难平。

在湖北省政府对《请示》的批复中,对试点阐述如下:“直供电试点由省经贸委总体协调,并会同省物价局、省电力公司等部门共同组织实施。试点涉价事宜由省物价局负责,试点的供电技术方案包括枯水期和用电高峰时期的电力电量保证方案有省电力公司负责。”

“在国家尚未出台直供电操作办法之前,全省直供试点工作暂采取‘过直供’方式,由省电力公司集中采购电量,直供到户;国家出台直供试点办法后,按国家规定执行。”

湖北省经贸委相关负责人以“这个问题很敏感”为由拒绝向透露试点的具体操作方案。他说,具体方案文件批复里说得很明白。

但文件对参与试点的用电企业应具体采取什么样的审核程序、上电价和过价多少、如何计算和确定电价等问题都没具体说明。

这让试点一直难以真正落到实处。

5月14日,在试点中担负着总协调任务的湖北省经贸委,不得不联合省物价局、省电力公司等,召开大用户直供电

试点工作座谈会,落实省政府的批复。湖北省经贸委副主任詹才泳要求参与试点工作的发电厂、省电力公司和大用户所在的政府都让出部分利益,在过费、上电价、地方税费等环节上实行优惠,促使直供电试点工作顺利进行。

但是这个会议没有达成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一位与会者的说法是,“不了了之。”

各方的分歧还是集中在电价和直供方式上。

在座谈会上,湖北省物价局提出了一个电价方案:上价0.2元/千瓦时,过价0.1元/千瓦时。据一位与会发电厂的负责人称,当时这一价格方案让发电企业难以接受,尤其遭到了几乎与会所有火电厂的反对。火电厂的燃料成本约占总成本的60%-70%,目前火电运行成本是0.19元/度左右。而随着煤炭价格的上涨,火电厂的发电成本还将上升。这种几乎亏本的价格遭到反对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而水电代表葛洲坝发电厂在会上明确表示,不能接受物价局提出的上电价,也不接受过直供为的直供试点方式。

发电企业的态度,直接影响了试点工作的进度。按计划本应该在4月底之前落实到位宜都化成箔直供试点工作,但是由于电价、过费以及电量采购等问题都没有谈妥,直到5月中旬也没有能真正落实下来。

据了解,湖北省电力公司目前已经采购到3亿千瓦时的电量,就宜都化成箔、阳新鸿骏铝业两个企业的直供试点来说可以落实下来了。但肖创英透露,“只够今年下半年的电量,明年要根据电力市场情况再同发电厂协商。”

而另一个列入试点的企业宜昌长江铝业至今没有落实,“因为葛洲坝电厂给了企业很多承诺。”

肖创英所说的承诺,是指去年8月,葛洲坝电厂与落户宜昌市载电工业实验区的宜昌长江铝业达成协议,以0.24元/千瓦时为基础价向其进行专线电力直供。这个电价对用电企业来说,其用电价低于试点方案中的到户电价,而对发电企业来说其售出价格又高出试点方案中的电厂上价格。

据了解,宜昌长江铝业年用电量达20亿度,如果不使用试点中的过直供电力,则可以推算出其每年可以减少费用1.2亿多元,葛洲坝发电厂可以多实现的销售收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种“双赢”的局面自然导致双方的协议不容易被外力拆开。

据称,湖北省经贸委和计委近一直在全力协调此事。5月29日,湖北省经贸委电力处副处长刘文忠透露,“我们正在向电监会起草报告,要求将宜昌市载电工业实验区的专线直供模式纳入国家直供电试点。”

这一举动显得意味深长:它不仅绕开了湖北省试点中给宜昌直供电风波定性的问题,而且将具体的矛盾交到了更高的层面。如果这一模式被国家有关部门否定,宜昌长江铝业该用那种模式直供自然就已不是问题。

线团的另一端

湖北直供电试点一开始就注定要撞上体制的南墙。

虽然湖北省经贸委相关人士反复强调,电力直供试点是本着“各方相互自愿协商”的原则进行的。但他也承认,“如果各方都谈不拢,必要时可以动用行政力量进行干预。”

湖北省电力公司的一位人士向透露,对发电企业,省经贸委并没有明确要求那些必须参加试点,只有葛洲坝电厂为积极。但刘文忠明确告诉:“葛洲坝电厂没有被列为这次试点中的供电企业”。

在5月14日的座谈会上,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毕亚雄提出,不能以单一的过直供作为直供试点的方式,应该考虑在过直供的方式下,根据过费用是否高于用户或电厂的承受能力,同时考虑改选专线直供,在坚持电统一规划、调度的原则下,由供用双方或政府自行投资建设专线电。

但毕亚雄的这一想法并没有得到省政府和电公司的赞同。

湖北省电力公司认为,葛洲坝电厂是发电企业,不是供电企业,不具备供电营业资格。专线直供不符合现行的法规和体制;况且,在发电厂高压母线上直接送用户也不利于电安全。

而湖北省经贸委认为,因为国家给各地的低价电量是固定的,葛洲坝电厂如向大用户直供低价电,就会因此减少湖北省低价电的受电份额,从而引起全省电价的上涨。据称,湖北电量的70%用于工业,而其中60%为重工业,此类用户对电价相当敏感。

但是毕亚雄认为,直供电的目的在于破除电力市场的垄断行为,既要破除电的垄断也要破除发电的垄断,如果不能到达这个目的,试点就没有了意义。

毕亚雄还认为,用电企业专线直供虽然和现行法规有冲突,但符合国务院【2002】5号文的改革精神。国务院【2002】5号文规定,在具备条件的地区,可开展向耗电大户企业直供的试点。

有行业内人士甚至认为,由于直供市场尚未成熟,缺乏可以落实的具体办法,湖北的直供试点已经演变成一场对参与各方的“强制执行”,这“违背了试点本意”。

在参与各方矛盾纠缠的同时,湖北省的试点从一开始就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关注。

4月17日-18日,国家电监会专题调研组在湖北邀请省市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计划、经贸、价格)、发电企业、电经营企业及大户代表分别座谈,并在宜昌对葛洲坝电厂实施电力直供点军载电体工业实验区进行了实地调研。

调研组对调研结果很是低调,只是表示,“直供”试点必须建立在政府、用户、电厂、电四方多赢的基础上,要先立规矩,防止盲目无序,要明确直供的条件、程序、方式、价格等关键问题,充分考虑与现有的法律法规的衔接以及电的安全稳定等因素。

6月2日,该调研小组一位成员在接受采访时称,对湖北直供事件目前还没有结论。但她再次证实了邵秉仁的话:对没有得到国家批准的电力直供试点,电监会将一律叫停。并说,这一观点已在电监会内部达成一致。

“但电监会对各地政府没有管理权限,因此,的决定只有等待国家相关部门来作出答复,”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说,“这种试点中存在和表现出来的矛盾不仅仅是在湖北″。

她进一步分析说,这些矛盾是电力市场化过程中的阵痛。虽然对于电力直供国务院的文件有一些原则,但缺乏细化的办法,缺乏具体的程序、条件的界定、以及如何提供公平原则的稳定规则。而在厂分离以后,不同的利益主体对试点都有自己的利益期许,但当利益并不像期许那么大时,看似兼顾了供需利益的试点,就变得矛盾重重。“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矛盾,不是一个部门就可以理清楚的,”她表示,“但电监会也正在积极工作。”

她承认,湖北自行批准试点对电监会的职能来说是一次挑战,但电监会也很“为难”:它今年3月份才组建,现行的《电力法》亟待完善,电力监管法规几乎没有,“电监会不得不从基础工作做起,并保持低调的态度。”

但她透露,电监会关于电力直供试点的工作,今年内肯定有进展。

·相关资料·

电力直供,就是为电力用户直接供送的电。相对一般电价,电力直供可使用户获得较为优惠的价格。直供分两种:专线直供和过直供。专线直供不经过电,直接从电厂牵线到用电方,可省去过费和附加在电费中的各种基金费用,这种方式需经过国家批准。过直供,是电企业直接销售给用电大户,价格由双方商定。电力直供多为过直供。(见习 徐恺)

外贸推广服务
充气模特人体
套线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