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刘欢身心疲惫退出好声音回应阴谋论

2019-02-03 04:13:38

刘欢身心疲惫退出《好声音》回应“阴谋论”

接受本报专访———

近日,刘欢在其个唱发布会上透露,不打算参加下一季《中国好声音》,理由是“身体吃不消”。但全国人民和“元芳”想的一样:“大人,此事必有蹊跷”。对于种种猜测甚至阴谋论,刘欢并非充耳不闻,但传得太离谱了,他也无法一笑了之,毕竟名和利这些世俗的先入为主有违他为《中国好声音》“出山”的初衷。本周,针对退出《中国好声音》以及全新演唱会,刘欢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缺了谁地球都照样转

他们会找到更好的合作者

:在演唱会发布会上,您提到“太累了,下一季不想再参与”,等于单方面宣布退出《中国好声音》。但按照初的信息,您跟节目组签订的是“三季”合约。距离下季比赛还有将近一年时间,据说导师也将享受更为轻松的“八小时”工作制。因此,观众非常想知道,“退出”是否已成为不可挽回的事实?

刘欢:退出是肯定的,实在吃不消。其实总决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就飞纽约看女儿去了,这是早计划好的。因为10月10日晚上学校有课,我只呆了七天就赶回来了。在美国那几天,我就一直在通过代理人跟《好声音》制作方高层保持沟通,提出并坚持自己的决定。所以也不能算单方面退出吧。他们虽然也表示遗憾和挽留,但我理解他们应该还是尊重我的意见的吧。而且我和制作方后两季的合作也只是签的意向。放心,缺了谁地球都照样转,他们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合作者。希望大家明年继续关注第二季。

:之前有消息称,在节目结束后,您作为导师将继续率队出现在接下来的全国巡演中,并为学员打造专辑、担任未来的“好声音”经纪公司的股东等等,全方位参与打造更为庞大的好声音音乐王国。这些本届《中国好声音》的“后续”工作还会继续吗?

刘欢:我必须声明一下:我从来没有注册过公司或者工作室;我不是任何经纪公司的股东;我没有签过任何艺人;我个人没有收过一个学生(“喂鸡小分队”学员单算)。《好声音》12月份的全国巡演我肯定参加不了,因为我要全力准备我明年1月1日的个人演唱会。不光是《好声音》,12月份所有的活动和商演邀请我都一一谢绝了。如果我的学员有需要,条件也允许的话,我会考虑和《好声音》在其他方向上的单项合作,比如对他们的专辑提供帮助。

有一点可以保证

我这里没有黑幕

:上有很多媒体和友关于您退出原因的自发分析,各种猜测大致分为几类:一类是比较“硬性”的理由,这里面列位的是利益分配不均;第二位是力捧的学员失意;第三位是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黑幕”。根据一般经验,这些“合理想象”似乎也挺合理,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呢?

刘欢:是啊,我听说了。,利益分配不均这纯粹瞎扯。有媒体人曾提到我不是钱能请得动的,这算说对了。第二,你提到力捧的学员失意是有所指吗?其实我自己转椅抢过来的学员我都力捧啊。要说失意,恐怕除了走到的吉克隽逸以外每个人都会多多少少有些小失意吧,这很正常。我相信失意只是一时的,学员们都是成年人,都很懂道理。既然他们都能释怀,我为什么要放不下?第三,所谓黑幕,我只能说:它既可能存在于现实里,也可能只是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这里没有黑幕。在我的权限之内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操纵我,这一条我写进了合同。听说早放弃签约的徐海星曾一度担心自己会因此进不了前四,结果怎样!据我了解我队里的前四名至少有三位学员目前还没有与《好声音》签任何约。尽管节目组有人抱怨“刘欢的队员难搞”,但制作方还是基本兑现了对我的承诺,这一点赢得了我的尊重。

社会需要正能量

不光指目的也指手段

:还有一种很“软性”的分析,从您的性格和心理角度进行“推演”,比如不喜欢“秀”、“煽情”,不愿意卷入收视率的各种过度炒作,“心累”才导致了终的“身累”等等。这些分析有没有说出您的心声呢?

刘欢:可能有一定的道理吧。我的确身心疲惫。前两天我太太分析我参加《好声音》的利弊:利,一是你的形象终于还原了,二是结交了一些热爱音乐的小朋友;弊,一是健康受损,二是情感透支。情感透支除了指对节目的付出还包括和学员们的关系近了以后,有时候真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她甚至觉得如果做第二季会对不起这帮孩子,就跟没经老大同意偷偷要了第二胎似的(大笑)。

:盲选阶段过后,节目的口碑明显下降,争议也不断升级,很多与“好声音”无关的因素直接影响了节目美誉度,比如商业过分介入、挖故事、打情感牌等等,离真正的好声音渐行渐远。作为导师,这一定是您不愿看到的吧?您怎么看待后期变味了的节目?

刘欢:是啊,有点心痛。有友说我鄙视炒作,这话不假。现在不同于我刚出道的那个年代了, “酒香也怕巷子深”,我完全能接受富有创意的甚至是高投入的宣传企划。但不管来自那方面,出于什么目的,那些造谣生事、挑拨离间的络炒作我始终认为太下作,可能盛行一时,但不会长久。社会需要正能量不光指目的,手段也是,否则秩序就乱了,对大家都不好。

大家对导师收入有兴趣

我可以满足大家一下

:对于导师的收入,外界的传言也很多,比如每人两千万或者按照广告分成,也有说法是节目组给导师股份,采取“股权激励”,因此你们是利益共同体……巨额收益应该是观众猜测一些比赛环节有黑幕,导师直接参与、或者放任无视的根本原因,总决赛的喧哗过后,您有什么要说吗?

刘欢:既然观众和媒体都固执地对导师收入抱有浓厚的兴趣,我可以满足一下大家,不过仅限于我本人啊。我每录制一期节目的劳务费不足我的一场商演,但工作量却是我商演的上百倍,这还只是用时间来衡量。

喧哗过后,我想安静。

:在公众的印象中,您也是不会被“利诱”的那种纯粹的音乐人,在节目中您也多次提到参加《中国好声音》是想为中国乐坛做点事情,这个目的达到了吗?

刘欢:乐观地说,达到了一小部分吧。比如丰富大众的耳朵、为“小众”音乐(其实在国外也是主流)摇旗呐喊、发现和推出一些具备好声音的年轻人。

滨州聚氨酯棒条筛网
贵州塑胶跑道
摇钱树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