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美国记者曾把美帝理解为美丽的国家帝国主义

2018-12-07 05:05:08

美国曾把“美帝”理解为“美丽的国家帝国主义”

核心提示: 美帝国主义 用汉字译出来,自相矛盾的字面上的意思是 美丽的国家帝国主义 或者有时是 花旗帝国主义 而不列颠是 英勇的国家帝国主义 ,法兰西是 法律的国家帝国主义 ,德意志是 有德行的国家帝国主义 ,等等。

本文摘自:《周恩来自述/同外国人士谈话录》,作者: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出版:人民出版社

新中国和美国

有人也许会以为,对美帝国主义的蔑视现在在中文里一定会产生了相当于美国人骂中国人的侮辱性绰号,诸如邋遢鬼、斜眼鬼和中国鬼等等,但情况并没有这样 至少在印刷品中没有。 美帝国主义 用汉字译出来,自相矛盾的字面上的意思是 美丽的国家帝国主义 或者有时是 花旗帝国主义 而不列颠是 英勇的国家帝国主义 ,法兰西是 法律的国家帝国主义 ,德意志是 有德行的国家帝国主义 ,等等。共产党人一再声称对一个外国政府的政策和这个国家的人民要区别对待,对前者仇视而对后者友好,上述译法似乎同这个原则是奇怪地一致的。

同样,帝国主义领导人有可能被教育和改造过来,中文把艾森豪威尔的名字译成 森林豪杰 可能表示了这一点。但是, 花旗帝国主义 的头子 森林豪杰 骑着一只 美丽国家的纸老虎 这个形象总有些不大符合标准的马克思主义语言。杜鲁门先生和已故的杜勒斯都是同姓 杜,和杰出的诗人杜甫的姓氏一样。给杜鲁门起的名字叫鲁门意思是鲁国(山东) 孔子的诞生地和中国的 圣地 的门,这是非常恭维的话。

在我们的密云之行之前,我曾有一个机会见到了周恩来,并且按他的意思先提出了一些问题,供他准备在以后接见我时答复。我提了四十多个问题。在火车上,后来又在我离开中国之前的一次谈话中,周恩来答复了其中大部分问题。我们全部谈话时间加起来约十二个小时,还不包括 餐桌旁的谈话 。正式访问有译员参加,这样,真正对话的时间只有大约六个小时,我记下来约一万一千字〔4〕除了偶然参看一下笔记外,周发表的所有意见都是即席谈的。我提交了我写的记录,而且按照周的要求,根据正式记录进行了校正。正式记录是周的译员陈辉写的,虽然他是美国斯威思莫尔大学毕业生,他还是坚持要把我的 台湾海峡 (Taiwan strait)的拼法改成英国的拼法(Taiwan staits)。除此之外,我们两份文本之间的出入是微不足道的。

周就中美问题和中国的政策给我作了过去公开接见中从未有过的详尽的说明。我们也讨论了西藏问题和中印关系 周把这些麻烦问题同美国对新德里的影响联系起来。周对我谈了 中苏争论 的性质,这是无论中国或俄国的官员从来没有公开谈论过的。我答应要 全文 发表他的谈话,要么就 根本不发表 ,后来他的谈话全文发表在《展望》杂志上。〔5〕当时,《展望》杂志受到了批评,理由是中国报纸决不会发表一个美国高级官员同的谈话。后来北京为此相应地在《人民》全文发表了肯尼迪总统同赫鲁晓夫总理的女婿的谈话。

读者想必会注意到,周的几乎所有论点都是以民族主义的逻辑,而不是共产主义的理论为依据的。 亲外国的 中国人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的话,我们仍然得准备在未来的许多年代里共产党人在意识形态上继续对美国保持敌意。外国人可能感到不可理解的是,甚至反共的中国人在任何一个民族主义性质的问题上都支持北京。美国十年来实行了武装干涉中国事务的政策,这个政策使得大陆上一度亲美的有影响的中国人失去了声誉,并使北京在意识形态上对帝国主义的攻击大大增加了力量 否则的话,中国的知识分子可能会像尼赫鲁先生一样认为这种攻击已经陈旧过时 以上这些事实,竭力想搞垮共产党人的那些美国人却一点也不理解。

关于中国的政策在促进中美关系恶化方面所起的作用,我在下文中将谈谈我自己的看法。在这里我只是尽一个的,就是准确地记录对所提问题的回答,而不是领导辩论。

周总理认为我提的头七个问题互相都有关联。他说他要总的谈一谈中美问题的背景,然后谈到解决办法,这样来回答我的问题。七个问题稍加精简如下:

智通人才市场
采耳师
触摸屏维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