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耐克涉嫌賄賂肯尼亞田聯,因為李寧?_鞋業資訊_品牌觀察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教育

耐克涉嫌賄賂肯尼亞田聯,因為李寧?_鞋業資訊_品牌觀察【中國鞋網-品牌觀察】面對李寧的競爭,耐克為了保住與肯尼亞田聯簽訂的贊助合同,提供
耐克涉嫌賄賂肯尼亞田聯,因為李寧?_鞋業資訊_品牌觀察 【中國鞋網-品牌觀察】面對李寧的競爭,耐克為了保住與肯尼亞田聯簽訂的贊助合同,提供了一大筆簽約金,但這筆錢并沒有用來培訓、資助運動員,卻落入了田聯官員的腰包。現在的問題是,耐克是不是主動為這種違規行為提供了方便。 肯尼亞,內羅畢——肯尼亞官員們說,一家中國公司突然沖過來,主動提出贊助肯尼亞知名跑步運動員的時候,耐克慌了神。 “我們能談一談這個情況嗎?”聽到肯尼亞希望終止與耐克的合同之后,耐克一位高管在給肯尼亞一位官員的信中這樣寫道。“你我都是老相識了。” 根據肯尼亞運動聯合會一位前員工提供的往來電子郵件、信件、銀行記錄以及發票,隨后發生的事情在肯尼亞這個正處于多年來一場反腐戰中的國家引爆了一宗大丑聞。 耐克在幾年前簽訂的一份合同中同意自愿支付幾十萬美元的酬金以及50萬美元的一次性“簽約金”(commitment bonus),而這位前員工稱之為賄賂。 這筆錢按道理應該用來幫助訓練、支持肯尼亞那些夢想著依靠跑步擺脫貧窮的窮苦運動員們。 然而,它們馬上被肯尼亞運動聯合會一幫當官的從聯合會的銀行賬戶上抽走,而且還沒有入賬。 耐克否認存在任何違規行為,并在一份聲明中稱,它支付的這筆錢本意是用來幫助運動員們。它目前似乎也并沒有因此遭到美國當局的調查。 但肯尼亞當局卻滿腹狐疑。他們已經展開了一個大范圍的調查,肯尼亞被控收了耐克錢的三位官員已經全部停職。肯尼亞刑事調查局(Kenya’s Directorate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s)的調查人員們稱,他們曾經一再要求耐克提供更多的信息。他們說,截至目前,耐克一直拒絕他們的請求。 刑事調查局一位調查人員說:“為什么簽約要支付這么大一筆錢?”因為沒有獲得授權公開發言,此人要求匿名。“只有耐克能夠告訴我們答案。” 肯尼亞反腐運動的一位先鋒約翰·吉松戈(John Githongo)稱,美國政府應該接手此事,“一查到底”。 20多年來,耐克一直在向肯尼亞國家長跑運動員協會支付幾百萬美元的費用,換來的是這些肯尼亞運動員們穿上帶著耐克標志的服裝和鞋子,而這已經成為跑步運動界的一個經典廣告案例。 肯尼亞運動員保持著800米、1000米、3000米、20000米、25000米、30000米、半程馬拉松、馬拉松的世界紀錄,而且這個清單還可以繼續往下拉。其他國家的職業跑步運動員們都說,每次肯尼亞的運動員們穿著紅色、綠色以及黑色的比賽服出現在跑道上、開始拉伸碰腳尖,他們都感到一陣恐懼。 同樣在中長距離賽跑中表現優異的埃塞俄比亞運動員們與阿迪達斯簽訂了贊助協議,但該國一位官員稱,他們的合同中并不包含簽約金。幾位職業跑步運動員稱,他們聽說過運動員個人的簽約金,但從來沒聽說過給一個國家級聯合會這么大數目的一次性簽約金。 肯尼亞運動員們去年11月聽說耐克幾十萬美元的錢被大人物們盜用之后怒火中燒,在內羅畢的協會總部外舉行了一次抗議。這些優秀的運動員們在草地上支起帳篷,舉著牌子,上面寫著“吸血鬼”(blood sucers,標語有拼寫錯誤。其中有些運動員一直沒有完成學業。) 現在,肯尼亞調查人員正在努力回答的一個問題是,耐克是否故意給肯尼亞的官員們打開了方便之門,讓他們能夠把錢裝進自己的口袋。 耐克這筆交易的沖擊波襲來之際正值西方國家使領館對肯尼亞施壓、要求它打擊腐敗的關口。 幾乎每天都會傳來新的指控,涉及新的丑聞,比如:政府某部委采購的塑料鋼筆居然要85美元一支、高等法院某法官收受了200萬美元的賄賂,以及一筆幾十億美元的債券交易帶來的收益到底去哪兒了。 西方國家威脅要實行制裁,美國政府對腐敗問題也格外愿意發出聲音,白宮官員們還披露了一個“29點紀要”的方案來根除腐敗。 所以,吉松戈說,如果美國政府不愿意調查耐克這樣一家標志性的美國公司面臨的指控,那它“炮轟”肯尼亞就是“虛偽”。 美國駐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外交官員稱,美國政府愿意調查一切針對美國公司可信的腐敗指控,但目前除了肯尼亞和國際媒體的報道之外,他們并不了解耐克這筆交易的具體情況。 這次的指控要一直追溯到2009年。根據電子郵件形成的鏈條,當時,肯尼亞官員指控耐克把肯尼亞當成處理不達標耐克服裝的“垃圾傾倒場”。 肯尼亞田徑聯合會Athletics Kenya執行董事會一位成員稱,但這些抱怨其實只是肯尼亞官員的一種策略,目的是為了解除耐克的合同,以便接受另一家公司送上的賄賂。 肯尼亞田聯官員向耐克抱怨之后不久就與中國一家由一位的體操運動員成立的運動用品商業帝國李寧公司達成了贊助協議。在這家中國公司和肯尼亞這個協會之間扮演中間人角色的一位市場營銷經紀人隨后向肯尼亞田徑聯合會Athletics Kenya送了近20萬美元,這筆錢很快就被一位高級官員取走了。 負責支付這筆錢的體育營銷經紀人帕帕·馬薩塔·迪亞克(Papa Massata Diack)近已經被田徑項目的全球性管理機構國際田徑聯合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終身禁賽。他本人和他父親、曾經擔任國際田聯負責人的拉明·迪亞克(Lamine Diack)因為卷入幾起包括勒索和賄賂在內的指控,現在正在接受法國當局的調查。 肯尼亞的相關官員們甚至已經開始討論設計新的李寧比賽服了,但他們很快就了解到,擺脫耐克的贊助協議比他們之前預想得困難。 肯尼亞官員收到耐克律師發出的一封律師函,稱終止合同沒有法律依據之后,突然改變了主意。他們與耐克重新協商達成了一份合同,耐克在合同中同意向Athletics Kenya支付每年130萬到150美元的贊助費,外加每年10萬美元的酬金以及50萬美元的一次性“簽約金”。 “無論什么時候,只要看到‘簽約費’(commitment fees)、‘簽約金’(commitment bonuses)、‘使用費’(access fees)、‘使用金’(access bonuses)這類字眼,都會馬上引起我的警覺。”曾經負責領導肯尼亞政府內部一個反腐部門、但后來因為面臨死亡威脅而退出、隨后逃離肯尼亞多年的咨詢師吉松戈說。“傳統上來說,他們都是用來掩飾賄賂的漂亮話。” 耐克高管們拒絕討論這份合同,但是發布了一份簡短的聲明,稱支付給肯尼亞田聯(Athletics Kenya)的錢本意是用來支持運動員的。聲明稱,耐克誠信經營,“我們正在配合當地當局的調查。”但這一點遭到了肯尼亞調查人員的否認。 幾位分析人士稱,耐克承擔不了失去肯尼亞運動員贊助合同的損失。跑步關乎耐克這個品牌的內涵——1970年代,耐克的創始人們就用華夫餅烤盤制作出了他們的批跑鞋鞋底。而肯尼亞人則已經成為跑步文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耐克在文件中提供了詳細的指導,說明每年10萬美元的這筆酬金應該怎么用(報銷旅行費用、電話費,以及其它一些費用。)雖然那位曾經在肯尼亞田聯(Athletics Kenya)行政助理及其他崗位上工作過十多年的前員工曾經向耐克一位高管寫信詢問,但目前并沒有提供關于簽約金的細節。 這位前助理在向肯尼亞調查人員提供的一份宣誓聲明中稱,這筆50萬美元的簽約金就是“來自耐克的賄賂”,為的是讓協會官員們能夠償還之前與那家中國公司倉促簽約時收取的20萬美元,這樣才能同意與耐克公司重新簽約,多撈一些錢。這位前行政助理要求不要披露他的姓名,稱在肯尼亞曝光高層的腐敗行為極端危險。其他人也有這種感受。 “拿走!它能要了你的命!”肯尼亞田聯(Athletics Kenya)委員會一名成員看到記者在采訪中抽出一份修訂后的耐克合同時睜大了雙眼,大聲叫了出來。這份合同上列出了50萬美元的簽約金。 董事會的這位成員稱,他自己也曾經因為公開討論腐敗問題收到過死亡威脅,因此也要求不要用他的名字。 他說,肯尼亞田聯的腐敗問題根深蒂固、明目張膽,聯合會官員們甚至習慣性地向沒有通過藥檢的運動員索賄。他說,這個組織的主席、伊塞亞·凱普拉加特(Isaiah Kiplagat)曾經要求耐克將簽約金直接電匯到他的個人賬戶,但耐克拒絕了他的要求。 相反,耐克把這筆錢匯到了這個聯合會的賬戶上。但在此之前,這位主席曾經給耐克的高管羅伯特·洛特維斯(Robert Lotwis)發過一封電子郵件,主題欄的標簽寫著“發票”字樣。“緊急!!”郵件中寫道,“親愛的羅伯特,50萬美元是簽約金。祝好,伊塞亞·凱普拉加特,主席。” 根據文件顯示,耐克過了十個小時作出了回復。“收到,”洛特維斯回復稱,“我馬上提交。謝謝。” 銀行記錄顯示,幾天之內,這50萬美元就被肯尼亞田聯(Athletics Kenya)的高官們取走了。當時并沒有大型的田徑活動正在舉行,田聯董事會的那名董事以及那位前行政助理都說,所有錢都瞞過了肯尼亞田聯(Athletics Kenya)的執行委員會,包括匯到香港一個銀行賬號上的20萬美元。幾位分析師稱,肯尼亞田聯主席要求把錢電匯到他的個人賬戶,隨后又追加了一封標著“緊急!!”字樣的電子郵件,這些都應該作為線索向耐克發出了警告:情況不對勁。 凱普拉加特和受到波及的其他兩名官員都否認存在不當行為。 咨詢一位聯邦檢察官對這些指控有什么意見時,這位檢察官稱,在許多腐敗案中,藏著掖著都是指示存在犯罪意圖的信號,而在這起事件中,耐克并不存在明顯的隱匿行為——合同中明確地列出了這筆簽約金。這位要求匿名的檢察官不愿意透露身份,他同時還說,很難證明耐克公司的高管們清楚肯尼亞田聯的官員們打算盜用這筆錢。 然而,那位前行政助理對此毫無疑問。 “原因是因為耐克曾經與肯尼亞田聯的官員們舉行過幾次秘密會議,”他在向調查人員提供的宣誓書中這樣說道。“我的觀點是,耐克的官員們一直都很清楚,這些有問題的酬勞并不合適。” 分析人士稱,這起事件格外棘手,因為它似乎并不適用于美國涵蓋美國公司和外國政府官員的法律《美國海外反腐敗法》(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肯尼亞田聯雖然接受一部分政府資金,但并不是肯尼亞的一個政府機構。科羅拉多大學(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政治科學學者小羅杰·皮爾克(Roger Pielke Jr.)說:“體育界一直是在治理的漏洞中發展進化。” 他指出,肯尼亞田聯(Athletics Kenya)和同樣深陷腐敗丑聞的國際足球運動管理機構國際足聯FIFA這樣的體育聯合會通常都處于受到監管的公司、公共機構以及傳統的非營利性組織這三者之間的空隙里,雖然這三者的性質體育聯合會統統都具有。 皮爾克稱,賄賂、挪用以及“令人不快、不恰當的商業行為”司空見慣。 “我老是從體育官員們那里聽到這種事,”他說,“要在這個圈子生存,這就是比賽的規則。”(中國鞋網-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连花清瘟有什么作用
气血不畅通怎么调理
产后腰酸背痛如何调养